肇庆新闻
当前位置: 肇庆新闻 > 玉器 > 四会玉雕艺术大师郑立波 只为艺术而创作

四会玉雕艺术大师郑立波 只为艺术而创作

来自:未知| 发布时间:2016-06-29 10:11 | 作者:mike



一件作品如果没有主题与思想,再时尚也没意义。玉雕的创新应建立在对文化历史的探源上,设计师如果不懂历史事件发生的背景,故事的来龙去脉,人物的性格命运,就很容易闹出关公战秦琼的笑话。——郑立波
 
郑立波,1982年生于福建罗源。中华玉雕艺术大师,广东省岗位技术能手标兵,福建省工艺美术名人,四会市政府特殊津贴人才。1999年师从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江秀影学习寿山石雕,2005开始从事翡翠雕刻与设计,2007年于“印象敦煌”玉雕工作室担任设计与管理职位。现为广东省四会市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第一届艺术顾问。
 
郑立波是一位沉浸在艺术殿堂里的艺术家,他对艺术的纯粹使他时刻探寻着艺术的根源与迸发,产生深邃的艺术激情。这种艺术追求,来源于他一点一滴的积累,一堑一智的感悟。
 
经历:遇见玉雕
 
郑立波17岁就加入了寿山石雕刻行列,当初的他仅是为了学得一门好手艺。在罗源学习了半年后,决定北上福州,拜著名寿山石雕刻大师江秀影为师。孜孜不倦地寒窗五年,江大师的薄意雕刻使他受到了很大的艺术启发,然而,他的山水创作却更加地出类拔萃。
 
后来,随着寿山石资源的日益枯竭,原材料价格不断高涨,郑立波决定另寻机遇。于是2005年背井离乡来到四会,在当地一家玉雕厂当学徒。同样是雕刻,尽管材料、工具、工艺各方面都不同,但五年的石雕功底使他很快就适应了新的工艺材料,不久之后,郑立波面对翡翠雕刻就游刃有余了。还曾经一度在广东省职业技能大赛“平洲玉器城杯”玉器雕刻总决赛中,以94.925分的高分勇摘桂冠,是当时唯一一个进入前十名的四会选手,一时成为四会玉雕界的风云人物。
 
然而,如今的郑立波已不同往昔,他已出落成一个真正的艺术家,对翡翠雕刻有着独到的见解。在创作中,他注重技术的创新,在姐妹艺术中吸取养分,以现代雕塑中的美学为基础,融入寿山石薄意雕刻技法,并广泛吸收寿山石雕刻、木雕、陶瓷、雕塑等领域的手法的精髓之处,丰富了翡翠的表现方式。
 
创作:与石对话
 
一个好的玉雕师,首先要学会与石头对话,进入石头的心灵,才能创作出充满生命力的作品。郑立波认为,每一块石头都是有生命的,不懂得对石头心存敬畏,很难理解和走进石头的世界。在他看来,玉石是吸取了天地精华历经亿万年才形成的山中精灵,它被挖掘出来之前一定有它的自然形状。所以,一个雕刻者拿到一块玉石材料,只有认真研究它的颜色、纹路、走势、形状等,把一切烂熟于胸才能把握好玉石的特性,将其最淳美的一面表现出来。相反,假如交一个原本适合做山水的材料,硬是制成人物,就无疑于毁灭了玉石的生命。这是他作为一个玉雕师的艺术感悟与执着追求。
 
作品:倾注情感
 
郑立波热爱中国传统文化,也积极从中汲取养分,常把中国画画理论运用到玉器创作中。他的作品以人物山水为题材居多,亦有抽象作品,融写实与写意于一体。近年来,他的创作层出不穷,数量之多使他已记不清具体有多少件了,但《天官启泰》、《霓裳曲》、《丰收》等作品却一直萦绕脑海,尽管作品早在多年前就已完成,可一谈起,便宛若在昨昔,仿佛在与一位知交对话,因为作品倾注了他很多心血。
 
以作品《丰收》为例,那是一块金黄色晶莹通透的料子,最初拿到原材料的时候,他便对那块原石爱不释手,常常对着石头发呆,有时候甚至也把石头带回家仔细端详。把原石的颜色、种水、纹路、走势等信息观察透彻之后,他的脑海里有两个想法在互相打架,该做山水作品还是雕琢成一个玉米呢?几经权衡,他最终还是选择做成玉米。这件作品取名《丰收》,表达黄土高坡上玉米丰收时的喜悦景象,画面中一个古铜肤色的小孩仰天大笑,他怀里抱着一颗颗粒饱满、金光灿灿的玉米,小孩的笑容与玉米闪亮的金黄相互辉映,表达的正是丰收时节的愉悦。这件作品雕琢完成后,便有多位买家出高价求购,他却始终不舍。他把这件作品买回并不是为了炒价,而是创作该作品时比较得心应手,整个过程就像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,里面有太多自己创作时的情感了
 
艺术:行思相随
 
说起玉雕,郑立波认为一件作品之所以被称为艺术品,离不开丰富的思想内涵、形式美和玉石的材质美。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,创作很多时候靠的是灵感,但灵感是个飘忽不定的东西,灵感枯竭时,是郑立波极为痛苦的“黑暗时期”,但灵感的电光火石一现,作品便一挥而成,仿佛破茧成蝶般有无比的成就感。
 
在艺术上,他并没有门户之见,他主张人应像水一样“利万物而不争”,尽量去除急功近利和浮躁之心,同时又要有海纳百川的胸怀,不管学院派也好,自由派也罢,都各有千秋,不应该互相攻讦,唯有相互融合,取长补短,艺术才能更上一层楼。
 
通过多年与玉雕艺术接触,郑立波已深深爱上,把艺术植入心中。郑立波在艺术道路上一路探寻,一次次蜕变。多年的艺术揣摩和艺术追求,使他在雕刻艺术上不断超越自我,在艺术的高峰上不断刻苦地攀爬。坚强的信念、执着的追求、自我的准确定位让他的雕刻艺术散发出独特的光芒。他的艺术追求,不为名,不为利,只为艺术,他要在玉雕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越走越高。
您可能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