肇庆新闻
当前位置: 肇庆新闻 > 肇庆新闻 > 肇庆新闻由于鱼雷艇的威胁和大量的水雷

肇庆新闻由于鱼雷艇的威胁和大量的水雷

来自:未知| 发布时间:2015-07-17 14:16 | 作者:侠客

海军马口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立于西江羚羊峡口南岸。

在西江羚羊峡口南岸,一座纪念碑耸立,似是默默守护着这个西江要冲,它是海军马口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,碑上记载广东海军为了遏制日寇突进广西,发动马口海战的悲壮历史。而在1938年到1944年,广东海军殚精竭力,舍生忘死,以生命为代价,坚守住了肇庆,阻止了日军沿西江深入西南大后方的图谋。

马口海战:遏制日军西进势头

7月9日,记者来到高要市金利镇马口岗村——马口战场遗址,看到平静的江面上船只往来穿梭,横跨江面的金马大桥上车流不息,很难想象当初在这里曾发生过激烈的海战。

当日,60多岁的马口岗村村民朱老伯与其侄子正在金马大桥底歇息,说起“马口战役”,他指着远处的江边告诉记者,村中老一辈的人曾说那里发生过战争,当时有村民作为后勤人员,到马口岗的马山帮忙煮饭等,而村中的史料也有关于此次战争的记载。

“关于这场战役,在鼎湖沙浦那还立了一块纪念碑。”朱老伯说。而其侄子朱先生也称,由于村中的史料有记载,所以他对这场战役也略知一二,并表示曾到过“海军马口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”处进行凭吊。

据记载,1938年10月21日,广州沦陷,国民党海军江防舰队司令部撤至西江的肇庆一带布防。广东省江防司令部司令黄文田、水雷队队长黄韬奉命驻守后沥、桃溪南北两岸,监视日军动向,保护西江上游和肇庆的安全。

1938年10月29日,驻守在端州的广东省江防司令部接报称:日军在三水县思贤窖、高要县金利马口岗一带修建炮兵阵地与炮台,准备为沿河西犯的陆军、海军提供炮火支援。

当日下午3时,黄文田乘日军立足未稳之机,派出“执信号”、“坚如号”、“仲恺号”、“仲元号”、“飞鹏号”、“湖山号”6艘舰艇,由“执信号”舰舰长李锡熙率领,驶出西江羚羊峡,突然猛攻日军正在修建的炮台。“执信号”率领5艘军舰进入滘口炮台射程内后,边打边向炮台逼近,直趋滘口,岸上炮垒先后有4座被击毁。

战舰驶近炮台后,日军炮兵发现“执信号”不仅是6条舰中最大的,而且还挂着舰旗。于是调集4门炮专门对付“执信号”,集中火力向其射击。这时,驻广州机场的日军航空兵也闻讯前来助战,13架敌机围着6艘军舰轮番攻击。面对敌军凶猛的攻击,“执信号”在多处中弹后仍坚持进攻,最终被敌军炮弹击中锅炉和轮机舱,随后沉没,舰长李锡熙、副舰长林春炘等23人壮烈殉国。

“执信号”沉没后,“坚如号”等5艘舰艇奋起还击,交替掩护撤回端州。《粤桂区海军抗战纪实》一书评价此役说:“而敌人西进锐气已为之顿挫,西江正面乃在我少数舰艇及江防部队保卫下渡过危机”。

1939年10月,黄文田在鼎湖沙浦桃溪村召开驻守官兵追悼抗日阵亡将士大会,建议立碑纪念,以慰英魂。同时,他委派水雷队队长黄韬主持此事,向全体官兵募款筹建。历时半年多后,纪念碑于1940年5月5日建成,题名“海军马口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”。纪念碑矗立江滨,坐向135度,与北岸的羚山炮台南北对峙,巍峨肃穆,令人敬仰。

7月10日,在海军马口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前,仍散落着烧剩的元宝香烛,碑前的半瓶白酒,似乎意味着要与阵亡的海军将士痛饮庆功。2005年,该纪念碑被列为肇庆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
水雷布防:与敌对峙六年卫戍西江

马口海战后数日内,日军每天派机群轮番搜索轰炸,而中国舰艇的高射火力甚弱,因而多艘军舰先后被击沉,浅水炮舰只剩下一艘“平西号”。此后,江防部队作战转而以布雷为主,阻止日军舰艇溯江内侵。驻守端州的中国军队与日军在三水一带对峙6年之久,直到1944年9月日军发动“广西会战”,中国军队因实行战略转移弃守端州,端州才被日军占领。

由于实力薄弱,从1939年开始,海军对日作战转入了“以发挥水雷战为中心”的新阶段,布雷封锁成为中国海军对日作战的主要形式。为了阻止日军沿江西进,黄文田下令在柳州设立雷械修造所,通过香港向外国购买TNT炸药,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自制水雷2000多个,还募集离职海军士兵归队组成11个水雷组,与原有的3支水雷中队一道,完成了多处江口的布雷任务。

1939年夏,驻肇庆的广东江防处水雷总队完成在西江的永安、沙浦、桃溪和绥江的黄岗、长塘水域封锁布雷。当时,江防部队还发明了一种沉底水雷,布放在鼎湖区永安、沙浦等地附近的西江主航道,使得进犯肇庆的日寇军舰多次触雷沉没,无功而返。

当时江防部队仅有7艘鱼雷艇,但是由于西江不算宽,鱼雷艇的鱼雷攻击基本已经失去作用,而且日军主力舰也不可能随意驶入西江。最终,江防部队干脆将鱼雷全部卸下,每艘鱼雷艇增加了2艇高射机枪,作为小型防空快艇使用。随后的6年多,这些鱼雷艇都在西江布雷和运输物资。

而在此期间,日军空军也频繁沿着西江搜索攻击,好在鱼雷艇目标较小,不容易被发现,这才苦苦支撑6年之久也没有损毁。由于鱼雷艇的威胁和大量的水雷,日军在随后的6年时间都没敢深入西江。

直到1944年9月,驻防肇庆的中国军队被迫战略转移,江防司令部及所属舰只从肇庆逐步撤向高要县禄步、郁南县都城,后撤至广西百色地区,其属下的水雷大队还在悦城、九市、马圩、河口、南江口、罗旁、蟠龙等地江面布设水雷封锁,但当时已经无力再阻止日军舰艇西进了。

在这6年间,日军不得不采取迂回兜击的方法,劳师动众地由海路登陆广西发动桂南会战,而实力上占压倒性优势的日本海军,在广东战区却无法发挥其作用,几乎可以说是无所建树。在此意义上说,弱小的广东海军确已竭尽所能拖住日军的入侵步伐,为中国陆军在粤、桂、黔的作战争取了宝贵的回旋空间。

文/记者 李展帮 范桂玲 图/实习记者 赖增展

您可能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