肇庆新闻
当前位置: 肇庆新闻 > 肇庆新闻 > 社会百态他到肇庆的大医院检查

社会百态他到肇庆的大医院检查

来自:未知| 发布时间:2015-06-23 10:03 | 作者:侠客

照片中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,如今成了赖国华心中美好的回忆。记者李文华翻拍

身患癌症晚期的赖国华经过化疗以后,精神极度憔悴。记者李文华摄

6月19日,本报报道了高要小湘10岁女孩赖冰妍盼妈妈回家,帮助自己入户的事情。赖冰妍对妈妈的深情呼唤,感动了不少读者。另一方面,她身患鼻咽癌晚期的父亲赖国华的心里很清楚,自己留存于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如今,依然在与死神较量的赖国华很想念妻子罗思羽,也很牵挂10岁的女儿赖冰妍。

希望失踪妻子担起母亲责任

目前赖国华希望失踪的妻子能够担起母亲的职责,帮助自己的亲生女儿入户,让亲生骨肉以后的人生路走得平坦一些。

赖国华家住高要市小湘镇九源村委会牙英石村,距离国道边的高要市小湘镇笋围村要走20多公里山路。

6月11日,记者搭乘一辆摩托车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颠簸了近一个小时,才来到牙英石村这个山村,只见此地四周全是绵延的大山,地无三米平,十几户村民散居在半山腰。

据赖国华的父亲介绍,牙英石村是个客家人居住的村庄,自古以来由于穷山恶水,每个村民每人只有两分多水田,地里打下的粮食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吃半年,当地百姓都穷得叮当响。

正是由于家乡偏僻和贫困,赖国华年仅15岁时就前往中山市小榄镇打工。2003年,赖国华在中山打工时结识了同厂的广西少女罗思羽。赖国华经过暗中观察,“发现罗思羽不仅人靓,心也好,很喜欢帮助别人,也很勤快。我就开始追求她了。”

赖国华跟记者回忆起与罗思羽的恋爱点滴,由于化疗以后面部的痛苦表情不见了,他露出了幸福的笑容,“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家庭都很穷,但我们是真心相爱。”

虽然罗思羽的母亲嫌弃赖国华家里太穷,反对女儿跟赖国华交往,“但是罗思羽认为我人老实、勤快,根本不听她妈妈的。”

赖国华和罗思羽情到深处就未婚同居了。2005年4月6日,赖国华护送罗思羽返回家乡,在高要市禄步镇医院生下了他们的女儿赖冰妍。

2005年9月份,赖冰妍刚刚5个多月大,她的父母亲为了挣钱维持全家人的生活,不得不扔下她外出打工,“我去了高要市区,我老婆继续返回中山市小榄镇。”

罗思羽返回中山打工以后,每隔两三个月就返回高要市小湘镇牙英石村的家里一次,“给我的父母和女儿买衣服,每次还要给我父母几百块钱。”

赖国华为了让罗思羽的父母同意他们的婚事,“从2006年开始,我经常寄钱给罗思羽的父亲,几年时间寄去了1万多元。”

赖国华每个月打工的工资都很少,他既要抚养女儿,又要攒钱修建红砖平房,“我寄给罗思羽父母的1万多元,都是我从牙齿缝里省出来的。”

忆昔日点滴,夫妻二人被迫分开

2012年农历正月十二,赖国华还用挣来的钱在村里补办了喜酒,让罗思羽变成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。

赖国华希望自己对罗思羽及其父母的真情实意能够打动他们,让罗思羽的母亲改变对他的偏见,让罗思羽能够跟自己同甘共苦,将女儿拉扯成人。但是他想错了。

2012年5月份的一天早上,赖国华跟往日一样接到妻子罗思羽从中山打来的电话,让他目瞪口呆的是,“她不是像以前一样询问女儿的情况,而是在电话中哭着对我说,她母亲还是不同意我很她在一起,已经以死相逼,说要和我分手。”

罗思羽在电话中伤心的哭诉让赖国华也大哭了一场,“我觉得我们夫妻一场,还是有感情的,她哭着提出分手,可能有自己的苦衷,我也舍不得离开她啊。”

赖国华希望罗思羽能够回心转意,“我每次给她打电话,她都说已经无法挽回了。如果你为了我好,你就不要找我了,也不要骚扰我了。就算你来中山,你也找不到我。”

2012年6月份,赖国华再也打不通罗思羽的手机。“我开始的时候准备去中山找她,后来考虑到强扭的瓜不甜,她铁了心要跟我分手,我只能祝福她,就放弃了找她的计划。”

赖国华对妻子罗思羽彻底死心以后,并没有打算再婚,“我担心再娶的老婆对女儿不好,让孩子受委屈。”

癌症末期只想女儿能入户

赖国华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拼命打工挣钱,以逐渐遗忘妻子罗思羽。今年春节前,他和弟弟用打工赚来的钱盖起了四间红砖平房。赖国华以为美好的生活开始向他招手,但是一场飞来横祸再次将他击倒。

2014年12月份,赖国华经常感到头痛,吐出来的口水中带有血丝。他到肇庆的大医院检查,被自己的病情吓得差点背过气去,“我得了鼻咽癌晚期。”

赖国华经过几次治疗以后,已经花了7万多元医疗费,“其中3万多元都是跟亲戚借的。”

这十几年来,赖国华所在的村庄和邻近的村庄已经有好几个人得了鼻咽癌晚期,“他们虽然都治疗过,但最长的活了几年时间,最短的只活了1年多。”

赖国华只有32岁,他跟所有身患绝症的人一样,非常害怕死亡,“十分留恋这个世界,牵挂好多人和事情,但是我最牵挂和担心的还是我女儿。”

赖国华的女儿赖冰妍只有10岁,就读小学三年级,“她的学习成绩很好,老师说她如果一直读下去,将来完全有希望考上大学。”

想到女儿赖冰妍的未来,赖国华这个七尺男儿伤心得像个孩子一样失声痛哭,“她到现在都没有户口。如果她小学毕业还没有户口,就不能到镇中学读初中了,也不可能报考高中。”

赖国华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再次见到妻子罗思羽,“我不是想跟她破镜重圆,而是希望她能够回来帮助女儿领取出生证,到派出所给女儿入户。”

赖国华很理解妻子罗思羽的难处,“她可能又结婚生孩子了。但是赖冰妍也是她的亲骨肉啊!难道她忍心看到亲生女儿由于没有户口,将来没有出息吗?”

赖国华想对妻子说,“如果你能够回来帮助女儿入户,我和女儿都会感激你,我绝不会为难你,因为我们毕竟夫妻一场。”

记者 李文华

您可能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