肇庆新闻
当前位置: 肇庆新闻 > 肇庆新闻 > 肇庆新闻&rdquo陈春生补充道

肇庆新闻&rdquo陈春生补充道

来自:未知| 发布时间:2015-08-04 11:11 | 作者:侠客

犯罪嫌疑人劫持女子与警方对峙。通讯员供图

端州干警奋力抓捕涉事男子。通讯员供图

今年5月16早上8时许,有人来到端州康乐派出所报案:从当天早上7点开始,他多次接到朋友的电话,要他凑50万元现金送去家里,他叫朋友来取,朋友没来,他说将钱送到朋友家楼下让他来取,朋友也说不行,他怀疑朋友被人限制了人身自由。接到案情后,肇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、端州区副区长、公安分局局长陈卓立立即指示分管副局长赶赴现场处置,并迅速从刑侦、便衣、巡特警等抽调警力组成专案处置组。

场景一:站在枪口前和歹徒谈判

“我们以送钱为借口敲门。对方把门一打开,我们就冲了进去。”7月9日,在康乐派出所,所长徐燕川向记者回忆了当日惊心动魄的场景。

民警冲进屋里,只见大厅一个窗户底下坐着一名男子,双手被绑在后面,其大腿在流血。他的旁边站着一男一女,男的手里拿着一把匕首,女的身上只系了条浴巾。“男子见到我们之后,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对着我们。当他掏出枪指着我们的时候,顺势也将刀架在女子的脖子上,叫我们不要靠近,否则就开枪。”

徐燕川当时劝男子不要冲动,“他用枪指着我,双方之间相距不到3米,如果他开枪,躲都躲不了。”徐燕川让同事退后,自己站着没动,一再对男子说“我跟你谈谈”。而该男子说“没什么好谈的”。徐燕川向男子表明了自己的身份,并希望他放下手中的凶器,但对方无动于衷。

“我提出放了这个女子,我过去做人质,但他不同意。”徐燕川说,当那男子看到我手里有枪时,就显得很紧张,“我说,你放下枪,我也放下枪,见他没动。”为让男子放心,徐燕川放下手持的警棍。

当时,男子提出徐燕川把手枪放在桌上。但徐燕川说:“你把枪对着我,我把枪垂下,我已表示出最大的诚意。”男子最后把枪口垂下,不再对着徐燕川。

“你们现在抓到我,肯定要枪毙我。你们要开枪打我的话,就直接打我的头,给我一个痛快。”男子激动地说。“就你目前的情况,拘留是要的,但还达不到枪毙的程度。”徐燕川说。

男子:“你叫那个男的过来,我教训他一顿。”徐燕川:“他被你刺伤了,无法走动。”

该男子称:“这个男人很坏,仗着自己有钱,整天去卡拉OK,玩弄女性,我看不惯。”在徐燕川与歹徒谈判的时候,端州公安分局的两位副局长李少锋、陈春生带着刑侦、特警也赶到现场。

歹徒要求见记者,局领导同意叫记者。他还让警察叫记者来,要揭露社会上丑恶现象。

很快,记者来了,并把记者证给他看。至此,已过去两个多小时。此时男子的情绪开始有所缓和,但手中的凶器并没有放下。“他提出要记者现场录音录像。我说我没这个权力,请局长来跟你谈。”随后,赶来的端州公安分局副局长陈春生上前跟男子谈判,但对方始终不肯妥协。

场景二:现场制定强攻方案

陈春生带着民警一到现场,就部署外围民警首先把整栋楼的煤气切断,然后调查组、研判组等各行其事,查看事主所居住的楼房环境、到女子上班的地方调查、叫120医生到场等。7月10日,陈春生向记者说起了当日的抓捕情景。

“歹徒要求见记者,记者来了,歹徒要求录像。我们没有答应。因为考虑到怕歹徒留下类似遗言的东西之后,就和民警、人质同归于尽。我们要求他,把枪或刀丢出来,然后才考虑录像,但他不答应。”陈春生说。

“在谈判的时候,通过执法记录仪,我们把里面的情况都了解清楚了,包括房间的结构,嫌疑人劫持人质的姿势,哪只手抓刀,哪只手抓枪。换徐所长跟歹徒谈的时候,我就出来跟李少锋副局长部署行动计划。”陈春生说。根据现场情况,端州警方决定强攻,挑选了3个业务精湛的民警做强攻手。为确保强攻万无一失,他们在案发现场的楼下,找了一个同一结构、没有装修的房间进行了演练,反复演练了3次。并约定:由谈判的陈春生发出信号,信号一出,就从事发房间隔壁的阳台朝事主房间的阳台打震爆弹,在弹响的同时,强攻组进攻。

“劫持案件当中,出现伤亡就是失败。即使击毙了嫌疑犯,也不算是成功。确保人质安全,不动一刀一枪抓获歹徒,才算成功。所以,要反复演练,不能有一丁点闪失。”陈春生说。为确保万无一失,在演练的时候,连地板是什么样,强攻手穿什么鞋才不打滑等细节都考虑到了。

万事俱备,只等时机。

场景三:2秒将歹徒压倒在床

端州分局特警队民警何季峰是该案的另一重要人物。何季峰对这一案件记忆犹新,那天他穿着防弹衣,戴着防弹帽,戴着手套拿着防弹盾牌,天气炎热,衣服如水浸了一样。不管怎么热,他也要忍着、戒备着。“陈副局长和李副局长研究后,决定强攻。我们强攻组三人,等里面谈判的人发出信号后,我拿盾牌冲在前,随后两人跟上,这一方案我们演练了几遍。”

“歹徒左手拿枪,右手拿刀。因为相持的时间比较久,他也有点懈怠,不时将刀放在床沿。我就选择他放下刀这个时机,打出强攻信号。”陈春生说。

只见陈春生双手互相一搭,说:“我不跟你谈了,另找人跟你谈。”随即“砰”的一声,震爆弹响了,主攻手何季峰像箭一样“射”了出去,三步冲到歹徒面前,瞬间用盾牌将人质与歹徒扑倒在床;几乎在歹徒倒床的同时,两名副攻手一左一右压住了歹徒的左右手;随后冲进来的民警全部扑了上去,把人质解救出来、牢牢压住歹徒。

至此,4个多小时的谈判戛然而止!

何季峰告诉记者:“演练的时候,要求我务必三步之内把嫌疑人扑倒,时间也就是在2秒之内。”最后,他做到了。

“一旦进入歹徒的视线之内,务必三步之内把歹徒扑倒,万一嫌疑人抽出枪,必须击毙他。因为一旦嫌疑人抽出了枪,可能会伤及人质、干警,也有可能他会自杀,无论哪种情况发生,整个处置就算失败。”陈春生对这至关重要的“三步”进行了补充说明。

为什么要连人质也扑倒?扑倒的瞬间不怕歹徒开枪?记者问陈春生。

陈春生答道:“当时,人质坐在歹徒的腿上,歹徒的左手拿枪,枪夹在歹徒的胸部与人质的背部之间;歹徒的右手拿刀,用刀架在女子的脖子上,累了,就把刀放在身旁。”

“歹徒的枪口是朝右手方向,只要右手方位不站人,万一子弹出来也无大碍。”陈春生补充道。

真相一:对情侣导演的“双簧戏”

强攻成功之后,民警才发现,男子使用的是一把高仿真手枪。更让现场民警大跌眼镜的是,该男子与人质原来是一伙的,为情侣关系!

据男事主说,那女子是某KTV的服务生,几天前认识的,然后他将该女子带回家,发生关系之后,给了该女子一些钱。不想,该女子临走时竟又偷了他钱包里的钱。事后,他打电话给该女子,要她再来陪他一次就不追究偷钱之事。

5月15日晚,该女子主动打电话给事主,说来陪他。当晚两人发生关系之后,大约12点,女子下楼了。但不一会儿,女子又来叫门。事主打开门,那男子就冲了进来,拿刀逼事主给钱,事主不肯,两人在大厅发生肢体冲突。后来事主被绑住,男子要事主给50万现金,开始事主不肯松口,男子就在事主的大腿上捅了一刀,并扬言要杀了他,事主只好打电话找朋友凑钱。

而外围民警在事主居住的小区物业处拿到当晚的视频录像,看见了这样一幕:在电梯里,男子从那名女子的手提包里拿出一把手枪。在警察面前,男子承认了他与女子是情侣关系。

原来,该男子为山东人,今年23岁,女子为封开县人,今年19岁,两人通过QQ聊天相识,然后发展成为男女朋友,已有一年时间。该男子交代,他们曾在茂名、鼎湖等地用同样的方法进行敲诈勒索,这是他们第四次作案。因为前3次作案都没有人报案,于是,两人越发大胆了,没想到这次栽倒了。

正所谓: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这也是端州公安分局侦破的第一宗持枪绑架案。目前,犯罪嫌疑人黄某、王某已移送检察机关起诉。

您可能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