肇庆新闻
当前位置: 肇庆新闻 > 工商动态 > 广宁&rdquo有一次

广宁&rdquo有一次

来自:未知| 发布时间:2015-08-04 11:23 | 作者:侠客

程敬金在指导程建强雕刻玉石。 记者 夏紫怡 摄

子承父业,传承衣钵,这是许许多多老父亲们的心愿。俗话云:“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”这在广宁县程敬金的家中,便是如此。

在广宁县玉雕工艺界,程敬金既充当严师,又充当慈父,手把手地将毕生所学的广绿玉雕技艺传承给两个儿子。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,两位儿子兴趣渐浓,学有所成。

记者 夏紫怡 特约记者 林寿智

玉石价翻千倍,父亲坚持雕刻

1982年,出身农村的程敬金为了寻得生活出路,也为了能有一技傍身,选择进入当时的广宁县工艺园学习玉雕工艺。

在那一段艰苦的“琢石岁月”里,几十名学徒挤在瓦盖厂房的宿舍内生活,日子虽苦,却也算是清欢。“要想笑眼角扬,要想哭眼角弯……”80年代最早的一批玉雕工艺学徒因为学习条件有限,没有过多的废料供以练习,凭“死记硬背”口诀进行雕刻是程敬金初入门时的学习方法。

一晃30多年过去了,从一名初出茅庐的学徒到如今小有名气的元老级玉雕专家,程敬金除了一如既往“打造”自己的玉雕世界外,也渐渐开始发现,原产于广宁的广绿玉身价开始“有质的飞越”。

“80年代至90年代初,广绿玉其中一个品种金星绿才几元一斤而已,到了2000年之后,价格上升至3000元一斤。”除了身价翻千倍,广绿玉的知名度也大大提高了,程敬金觉得大有可为。至此,每天都花上大量时间在雕刻和创作广绿玉上,“图日子,也图乐趣。”

很快,凭着娴熟的手艺、谦虚的作风、精美的作品,程敬金在广宁玉雕界打出了一小片名堂。广州、佛山等地的玉雕收藏家和爱好者都纷沓而至,想其为自己雕刻一座玉雕作品。

而在父亲程敬金潜移默化的影响下,两个儿子程建强和程建斌耳濡目染,对玉雕工艺的钻研也愈发有兴趣。

深受雕刻精神影响,两儿承父衣钵

在县城圣堂路一条小巷尽头的店铺里,程敬金正在一旁细心地指导二儿子程建斌雕刻的“鱼跃龙门”。而这一个作品大概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方可完成。

“上小学的时候,父亲在一旁雕刻玉石,看着他那副认真的架势,当时尚且年幼的自己以为这些玉石里藏着魔力呢。”每当家里饭菜煮好,父亲总是放不下手中的雕刻工具,那一种痴迷的程度深深感染着程建强和程建斌。“初学的时候,手里拿着一块石头却一头雾水,对雕刻的物品没有立体构想。”程建斌说出了学习玉雕最初的苦涩。

二儿子程建斌从18岁开始便跟着父亲程敬金学习玉雕工艺,父亲的严厉和对玉雕执着的追求,让他觉得再大的困难都可以克服。

配图、挑图、挑石、画图、构想……程建斌和哥哥程建强一步一脚印地往前走,“一开始画图就必须练习素描,初学者最不能手疏。其次是泥雕,这一步主要练习刀法和熟悉雕刻造型。”程建斌坦言,父亲对于兄弟俩向来严厉,“初学时一有空就必须练习素描,偷懒得来的时间换不来作品的进步。”

有一次,一位顾客拿着一块已经初具造型的玉雕作品到店里要求加工雕琢,程敬金放心的把作品交给了大儿子程建强“操刀”。但出来的造型却与顾客要求的略有出入:底座的大白菜造型本应向外翻,却变成了向前延伸。“责训自然是有,但首先要让他知道错在哪。”程敬金说。

如今,两个儿子尚算学有所成,三父子分工合力,大儿子程建强主要负责玉雕雕刻,二儿子负责跑外勤,父亲程敬金则半隐退于“幕后”,时常为其指点。

“父亲对我们的影响是渗透式的,他本人以身作则,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的便是我们。”程建斌感慨道。

对玉雕未来不确定,父子仍执着技艺

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,这一句话在程敬金的家庭里被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“在心目中,父亲是一个在工作上和生活上都给了我们很大触动的良师。”程建斌认为,父亲程敬金高超的工艺一直是自己追赶的目标。“以前家里生活困难,而当时的玉雕工艺还未广为人所知,所以价格也偏低。尽管如此,父亲仍坚持做下去,凭着一门手艺,撑起这个家。”

除此之外,程敬金对待家里长辈的礼让和孝顺举动,也在子女心中“扎根发芽”。“会受到触动,然后自己也会学着父亲那样,关心爷爷。”程建斌坦言,好的氛围,尤其是一家人一起奋斗,最不能缺体谅和商量。但幸庆的是,我们都做到了。

小到一块原料进价价位,大到生意往来,父子三人都是有商有量。

而对于传承玉雕工艺,程建斌用“相由心生”来表示它对自身的改变。“玉雕最考人耐心。小时候特别调皮,读书不安分,但自从拿起雕刻刀之后,随着时间的推移,处事冷静了许多。”而自己的这一小小的变化,也给儿子带来了影响。“儿子现在准备上小学一年级,也对玉雕产生很大的兴趣,有时候他自己都会拿着小废料琢磨着练习。”

看着小孙子在一旁捣鼓着废料“雕刻”,程敬金笑得乐开怀,“不强求他以后也学习玉雕工艺,这些都是随缘的。

对于未来,程敬金坦言,随着广绿玉不可再生资源的逐渐减少,广绿玉或会发展为奢侈品。而由于原料的减少,程敬金也想着转型,“会坚持做玉雕工艺,如果原料实在没有了,我们会把这一门手艺转移到翡翠上。”

您可能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>>